云南江川大规模打狗 退役警犬也不例外(图)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8-17 08:10: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江川县桃园村,众村民围观一只被吊在树上的狗。记者曲鸣飞/摄

    江川恶犬一天内撕咬15人追踪

    用一根小指粗的绳子,套住狗的脖子或者头部,往树枝上一吊,狗挣扎一阵后,就断了气。昨天,记者在江川县江城镇龙街村委会,看到了现场捕杀狗的情景。吊在树上的狗已经僵硬不动了,只留下主人在一旁黯然神伤,脸上满是不舍与依恋。

    8月12日开始,江川全县灭狗。无论犬只是否名贵,主人身份如何,一律都要进行处置。

    “你们去处理了,我下不了手”

    在江川农村,几乎都有养狗看家护院的传统。在江城镇,村民养犬除看家外,有时还兼当着一个劳动力的角色——出门时帮主人拉车。

    江城镇龙街村委会桃园村的李好进已过古稀之年,儿子成家后,他与老伴种着几分菜地,平时都要蹬着三轮车上街卖菜。人老了,体力大不如前,李好进两年前养了一条本地土狗。平时狗帮忙看家,出门卖菜的时候,李好进给狗套上链子,拴在三轮车的龙头,一起上街,乖巧的狗不用赶也会一路奔跑,拉着车,给老人省了不少力。

    8月12日听说要打狗,李好进很是不解。自家的狗从没咬过人,即便上街,也只帮自己守着菜,从不乱跑。这条狗现在已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甚至可以说是自己家的一员了,为什么要杀?村委会派人来说了几次,他还是舍不得对自家的狗下手。

    但是12日之后,村里养狗的人家要么自己把狗吊死,要么把狗交给专业捕狗队处理。村里的狗越来越少,李好进心里越来越矛盾。

    昨天上午11点半,经过村干部的再三动员,李好进将狗牵出来,交给了专业捕狗队。“你们去处理了,我下不了手。”李好进低声地说,狗是被吊死在村里一棵大树的树杈上的,完了,他用三轮车拉着死狗到统一填埋的地方,埋了。

    3条退役警犬也难逃捕杀

    给狗免疫,大多村民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在农村,养狗看家护院很普遍,有的还养了两三只。这些狗大多都是放养,很少有村民为家养的犬只接种疫苗,免疫率极低。只要一进入村口,常常能见到狂叫的狗,有的还龇牙咧嘴地做扑咬状,一不留神就可能挨咬。

    听说可能会患狂犬病,村民们都是忍痛将狗处死。昨天上午10点在江川县城,一条狗被电单车拖着,后腿使劲往后撑,很不情愿地跟着跑,脚底下依稀还看得见血印。骑车的男子说,全县灭狗,这狗要送去统一处理。

    在江城镇、前卫镇、大街镇、九溪镇等靠近县城的乡镇,以及小区里,已经难以见到奔跑的犬只了。对于全县统一灭狗的行动,也有村民在为狗鸣不平。九溪镇一位卖家电的老板说,他家养的狗每年都去注射疫苗,还是没能逃过捕杀。“本地狗值不了几个钱,但连续养了两年,人对狗有感情。”这位老板提出了不少问题——养土狗的都很自觉参与捕杀,那些养名贵狗的呢?他们舍得把狗打死吗?政府部门怎么处理这些狗呢?除了对狗进行捕杀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对于质疑声,来自江川官方的态度是:目前,县里没有条件和能力对所有犬只进行狂犬病毒检测。而县内已有多名群众被携带狂犬病毒的犬只咬伤,形势非常严峻。因此

    无论犬只身价如何,主人身份如何,一律进行处置,并且,严禁主人将狗进行藏匿和转移。

    在江川县城,曾有三只退役的德国警犬,它们生前的开销均由县财政负担。在这次打狗风暴中,县政府为此专门召开了工作会议讨论要不要留,最后还是决定要进行捕杀。

    “8月12日那天,三只退役警犬是被工作人员含着眼泪处置掉的。”昨天,江川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说起此事,感慨万分。(都市时报 记者李佳健)

  相关链接:

  云南江川大规模整治狗患:让每条狗有尊严地死去(图)

  云南江川县77人遭恶犬咬伤 多犬只携带狂犬病毒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