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能为无臂教师做得更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9-16 07:53:2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安乐村的清晨,是那么宁静。

    江声发每天6点多钟都会准时起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大山深处的幽静,陶冶着他平和的心态。哪怕失去双臂18年,他没有丝毫气馁。

    知道江声发老师,有些偶然——当时我们在威信县庙沟镇采访86岁宗大爷义务护路30余年的故事,该县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起了他的感人事迹。

    听完之后,我和摄影记者文若愚马上决定,等孩子们开学了,我们一定要再来一趟,见见这位坚守在山区10年的无臂代课教师。

    偏僻小山村里的名人

    8月28日,当我们联系江老师时,他正在接受当地电视台的采访。原本准备8月31日去凤凰卫视做节目的他,因为我们的到来,把行程向后推延了一天。

    安乐村距离威信县城有50公里左右,其中只是一半路程是柏油路,而从镇上到安乐村,都是坑坑洼洼的弹石路。村里只有两辆微型面包车开往县城,每天来回两趟,如果要去县城办事,必须提前和面包车的司机约好时间,如果错过了,就只能等第二天了。

    见到江声发,是在安乐小学大门口,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服。看到他空荡荡的两个衣袖,我们都觉得悲凉,而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也不介意别人对他说起这些。

    走在小村里,人人都认识江老师。看到地里正在掰包谷和摘烤烟的村民,江老师也会上前打声招呼,尽管相互之间只是说上寥寥数语。

    江老师的家离安乐小学有三四公里,步行的话,需要40分钟。盘山公路是最近几年村民自发组织修建的,以前他们从寨子到学校,必须翻越两座高1000多米的大山才能抵达。盘山公路修通以后,江老师几乎都是走公路,尽管翻山能节省10分钟的时间,但冬天里摔倒的那次“事故”差点让他命丧悬崖,他不再冒险,学校和家人也不愿让他冒险。

    从这条盘山公路到江老师家去,有一段下坡路。用水泥修成的阶梯,很陡,即使是晴天仍然很滑。同去的人说,如果是冬天,江老师走在这条路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摔倒。

    贫穷而坚强的平凡生活

    江老师的房子还是他失去双臂之前修建的,只有一层两间房,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受伤后,他的生活起居都由他三哥、三嫂照顾,尽管他三哥江声早还需要抚养自己的两个孩子,早已负债累累,但面对弟弟的悲惨遭遇,他只有怜悯和鼓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不可能丢下他不管。”在他看来,贫穷和兄弟间的亲情比起来,不算什么。

    每天吃饭的时候,江声发的三嫂杨思苍都会帮他套好塑料假肢,并盛好饭,端到他的面前。由于全家吃饭的保暖灶有点矮,江老师吃饭时一般单独坐在一旁,尽管姿势看上去有点别扭,但还能坚持单独完成。

    江老师哥哥家每间房的门框上都贴着今年春节贴上去的对联,一手工整而漂亮的行书让看到的人都赞不绝口。很难想象,这些都是江老师写的。

    8月30日晚上,在杨思苍帮江老师洗完脸后,他走到自己平日备课的房间,开始用嘴练习《临江仙》。在不需要任何人帮忙的情况下,他用嘴挪动宣纸和镇纸的熟练程度,甚至让我们觉得眼前根本就不是失去双臂的人。

    拳拳慈父之心

    在此之前,上海青年报曾不惜版面对江老师的事迹进行过深度跟踪报道,还针对他的特殊情况,咨询过医生。得到的答复是,像江老师这种特殊情况,目前安装电子假肢没有什么帮助。而目前中国只有哈尔滨医科大学能做移植手术,但这对江老师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除了移植手术的费用很高外,关键是手源不好找。

    江老师对哥哥、嫂嫂们愧疚已久。原本就已家境贫寒的兄嫂,还要照顾他们父子俩,负担更重了。这几年下来,哥哥的孩子读高中、大学,自己孩子读大学,全家已经负债累累。江老师的工资不高,他不敢乱花一分钱,几乎全部节省下来为孩子缴纳学费。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读大学的儿子身上。

    在上《鲁豫有约》节目时,江老师得知,除了身边的儿子江先傲外,他的二儿子目前已经在读高二。尽管他曾经的妻子张情并不愿意前来参加节目,但她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二儿子高三毕业后,将前来和他们团聚相认。江老师希望这天能早日到来,只要能父子相认,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记者尹定文)

编辑:徐婷  责任编辑:曾婧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