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火灾,让7个无辜的生命离我们而去。在公布的死者名单中,竟然无法看到一个完整的名单。在被父母遗弃后,他们没有死于疾病、饥饿或寒冷,而是发生在家中的大火。对这些孤儿来说,生身父母将他们第一次抛弃,社会不应再第二次将他们抛弃。这场意外的大火仿佛是一面镜子,在袁厉害“违法”的爱心背后,照出的更多是政府救助工作的缺失和不足。

七人死亡一人受伤

一名为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20岁左右男性青年;6名为5岁以下儿童。

直击新闻人物袁厉害

袁厉害:“如果见到被遗弃的孩子,我还会抱回家。”

国家急需为残疾儿童建立养育津贴

亟待推进三大制度建设,终结“袁氏孤儿”式的社会悲剧。

火灾事故暴露社会救助机制问题

意外的大火仿佛一面镜子,照出的是政府救助工作的缺失和不足。

铭记这7名儿童的名字

    4日上午8时42分,兰考县消防队接到报警称,城关镇一居民楼发生火灾事故。8时48分,消防人员赶赴现场。经全力抢险,火势于10时30分被完全扑灭。经现场清理,事故造成4人死亡,3人在送医途中抢救无效死亡,1人目前正在抢救中。

 

  死亡人员中,一名为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20岁左右男性青年;6名为5岁以下儿童,其中男童4名,女童2名。受伤人员为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诊断为呼吸道灼伤,全身烧伤面积5—6%,经过县、市医院全力救治,目前,男孩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仍在重症监护室。

 

受伤者受伤情况
五孩男           20岁           死亡
小雨女          约5岁          死亡
扎根男           4岁           死亡
傻妮女           3岁           死亡
小哑巴男           2岁           死亡
男婴男           1岁           死亡
男婴男          7个月          死亡
小十 男         约10岁        正在救治

梳理事件 让我们更明白

    1月4日上午8点30分左右,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居民楼发生火灾,事故造成4名孩童当场死亡,3名在送医院途中死亡,1人受伤送医院接受救治。事发场所为一居民家庭,火灾中死伤的孩童是户主收养的弃婴和孤儿。 

    火灾事件中死伤儿童所在的收养所创办人袁厉害被控制,并接受警方讯问调查。兰考县民政局称“袁厉害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收养弃婴,也没有相关手续,属于违法收养。”没有救助孤儿是因其没有“强制执法权。”

    这场大火却彻底改变了袁厉害和她的“弃婴王国”的命运。详细

  • 回放:火灾系儿童玩火所致

        1月4日8时25分左右,河南兰考袁厉害住宅发生火灾,经过现场勘验、技术鉴定、模拟实验、调查询问,认定这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位于袁厉害住宅的一楼客厅内,起火原因是其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详细
  • 追踪:百万元孤儿补助金使用情况不明

        火灾过后,兰考县民政局的社会救助工作也备受质疑。截至9日,官方仍未透露当地弃婴、孤儿的整体救助情况,兰考县民政局的孤儿救助、收养监管及专项救助资金的使用详情,仍如迷雾。详细
  • 质疑:有钱招待记者无钱盖福利院

        有人说,还是因为穷,所以到现在这里也没盖起一座儿童福利院。可面对上百名来自各地的记者,兰考县不仅包吃包住,而且招待丰盛。在袁厉害收养孤儿的这20多年里,这里的民政部门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谁又该为这起悲剧负责呢?详细
  • 处理:6名责任人被停职

        “1.4”火灾事故发生后,兰考县在事故处置过程中,启动问责机制。县民政局局长杨佩民,民政局党组副书记李美姣等6名相关责任人已被停职检查,待事故原因调查结束后,将对上述人员及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依法依纪进行处理。详细
  • 官方:倒霉就倒霉在焦裕禄

        兰考官员新闻发布会前在电梯内面带微笑与人嬉笑,记者在问当地如何看待“部分兰考官员愧对焦裕禄”的评论,官员称“倒霉就倒霉在焦裕禄,因为他,兰考很出名,大家都盯着,都在对比。”详细
  • 回应:无福利院却斥资2千万盖楼质疑

        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记者:“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县长:“意识的问题。”详细

新闻人物袁厉害

  •  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收养的?

     “第一个是在医院门口弄个纸箱子在那儿搁着。那孩子哭哭哭,没人要,我扒扒,我一看是个病孩,我就抱(他)回家。”
  •  家里人反对的多吗?

     “家里都是反对,反对最后他们也挡不住。我儿子,这个儿子跟我吵,说你收养这些小孩,我连个媳妇都寻不上。”

  •  有人说你靠收养孩子骗社保?

     “说我骗低保骗啥的,我说你们谁要养活得比我好,我就把孩子给你。以前把孩子送人收养,我都不要他们的钱。”
  •   有人说你卖小孩?

     “我听说过这种说法。以前接受采访,也被问过卖小孩的问题。当时我就说,如果我真是卖小孩,逮住了把我枪毙。”
  •  孩子他爸因为这事和你分居?

     “我那个小孩他爸,我成天拾小孩,他不满意,后来俺俩吵架,分居,去离婚。因为收养孩子这个事,分居15年了。”

  •  以后还遇到你会怎么办?

     “以后要是有人把孩子扔到街上,眼看着被冻死,你说好看吗?只要我有一口气,以后遇到这样的孩子,还得管!有多大的力量,用多大的力量。”
袁厉害:“如果见到被遗弃的孩子,我还会抱回家。”

让我们心痛的数字

用数字说话

  61.5万

 

 

  11万

 

 

  7900名

 

 

  0个

 

  • 国内孤儿61.5万人 官方收养仅有11万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字,中国现有孤儿人数为61.5万人,而在官方福利院收养的孤儿仅占不到20%。由亲属养育、其他监护人抚养和一些个人、民间机构抚养的孤儿有50多万人。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政协委员韩红就提交了《关于制定〈儿童福利法〉的提案》,这也是一些代表、委员,多年呼吁的话题。

  • 收养中国孤儿外国人比中国人容易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收养签证统计》显示,从1999年至2010年,共收养中国孤儿64000余名,在最高峰的2005年曾达到过7900名,在当时每3个孤儿中就有1个来自中国。

     

        除美国外,中国收养中心还向丹麦、芬兰、西班牙、法国等14个国家开放。在上述国家热情收养中国儿童并由此改变他们生活乃至命运的同时,对比国内收养的数据就不难看出其中存在的困难和障碍。

  • 多数县没有专门儿童社会福利机构

        目前,省一级有独立的儿童福利机构9家,地一级有独立的儿童福利机构333家,县一级有独立的儿童福利机构64家,800多家社会福利机构设立了儿童部。但多数县(市、区)没有专门的儿童社会福利机构。

     

        国内外孤儿养育经验表明,福利机构养育不是最好的方式,近年来各地福利机构探索家庭寄养方式,有利于孤儿回归家庭、健康成长。

各方说法剖析事件

  • 新华网:兰考有些干部愧对焦裕禄

        7名孤儿和弃婴命殇民居火灾,收养者被警方控制。事件发生时间正是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抓作风一个月之际,发生地点是好干部焦裕禄汗水所洒、梦牵魂系的河南兰考县。当地干部却发表系列言论撇清责任,唯独没有深感伤痛于内,检讨工作于外。详细

  • 新京报:死于火灾的弃儿乃慈善之痛

        我们已融入现代文明,但对弃婴的收养,竟还处于如此原始自发的状态,取决于“善人”“善心”,只管孩子温饱延续生命,而快乐、安全的成长环境竟然成为遥不可及的梦。详细
  • 李力言:政府应确保弃儿免受二次伤害

        5儿童垃圾桶里死亡事件刚过去不久,兰考火灾又导致7名弃儿死亡,重复性的惨剧暴露出儿童福利的脆弱不堪。无论是流浪儿童还是被收养的弃婴,在缺乏严密规范化的制度保障下,他们的生命健康权利很可能因各种纰漏陷入危险困境。必须尽快建立科学的弃儿收养制度,立法确认儿童的福利待遇,以确保那些被抛弃的儿童不再受到“二次伤害”。详细

  • 刘昌松:不要急着指责袁厉害“非法收养”

        袁厉害收养这些孩童,不是一两年了,这么多年来,怎么没有政府部门指出她的行为非法,等到一有孩子出事,就变成非法呢?此时指责袁厉害“私自收养”的问题,有转移视线,为自己卸责之嫌。详细

兰考事件暴露社会救助之困

    有人用“命若垃圾”来形容生活在这所“弃婴王国”里的孩子们。7条生命的陨落让人心痛,心痛之外,我们不禁问:如果没有这场火灾,那些被遗弃的孩子何时才能被关注?孤儿收养的制度漏洞,何时才能堵上?
  • 现状

    民间收养举步维艰

        在中国,有许多人和民间组织在进行着孤儿的收养和救助的工作,然而随着相关管理问题的显现,以及难以处在社会阳光监督之下,这些原本正面的行善者,却因此而面临着种种压力,诸如袁厉害收养孤儿的举动就被质疑为借机敛财。
  • 现状

    孤儿收养经费投入不足

        各地投入经费,相比寄养儿童成长所需的费用,十分微薄。2009年前,全国的福利院也就几百个,交给政府也不知怎么办,很多孤儿不得不送到敬老院、养老院,2009年以后才通过低保来救助,救助水平也很低。
  • 尴尬

    普通家庭收养孤儿门槛不低

        在中国要收养孤儿有几条硬性指标和一些“潜规则”。根据1991年颁布的、1998年修订的《收养法》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年满30周岁,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

  • 问题

    “孤儿”身份认定程序繁琐

        申请孤儿认定时,应出具孤儿父母死亡证明或人民法院宣告孤儿父母死亡或失踪的证明等多种资料,待县级民政部门审批后,并对批准认定人员发给全省统一印制的儿童福利证,持证人员才可从民政部门每月领取孤儿基本生活费。

  • 建议

    降低收养门槛 别让爱心人士寒心

      在人大代表董广安看来,兰考的那场大火,绝非偶然事件。她说,如果孤儿救助长期得不到解决,很容易引起公众对政府的不满,使负面情绪发酵,引发社会不安。建议,政府可以适当降低收养门槛,让有条件的家庭能够合法收养,保护收养者的爱心。

  • 建议

    把孤儿院和养老院建在一起

        干了13年养老事业的豆雨霞,提起孤儿救助时感慨:“孤儿救助和养老一样,有很多制度上的缺陷。把孤儿院和养老院建在一起咋样?老人都喜欢小孩儿,孤儿缺乏大人照顾。如果能把孤儿院和自理老人养老机构建在一起,或许会其乐融融。”

   

    在如今的社会,老人摔倒无人扶、公交车红包让座、重病婴儿被遗弃、虐童教师、奸杀幼童……每天有太多的社会阴暗面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无时无刻的不在反映着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人们的自私与暴力,我们的生活中太缺少像袁厉害这种大义凛然的人,在她身上让我们对看到了久违的温暖,看到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她的行为应该受到更多人的认可、传承,去唤醒我们每个人心中的爱。

    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希望您留下宝贵的意见!

    我们将更加努力,用新闻的“眼睛”去关注那些需要关注的人。

出品:昆明信息港        参考来源:人民日报 新华网

策划:赵鹏 徐婷                   新京报 京华时报

审阅:张玮 韩焕玉                 网易 新浪 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