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毕节5名流浪男童疑因躲垃圾箱避寒闷死


    11月16日清晨,5名身份不详的男童,被发现死于贵州省毕节市城区一处垃圾箱内。贵州省市警方已展开调查。截至昨夜发稿,官方尚未披露死者具体身份及死因。据初步分析,5个小孩可能是躲进垃圾箱避寒窒息“闷死”。

    记者从毕节市委宣传部获悉,5个死亡的男孩子年龄不等,陶中井(12岁)、陶中红(11岁)、陶中林(13岁)、陶冲(12岁)、陶波(9岁)。相关人士表示,因为警方正在与教育部门和家属联系,目前尚不知死者具体身份,以及为什么会出现在垃圾箱内。

    据到过现场的目击者描述,事发垃圾箱旁边是一个拆迁工地,“孩子们在拆迁工地围墙里面,用一些写有广告语的塑料篷布、水泥砖和三合板围起来,并在里面住了好几天”。

    毕节市位于贵州西北部,境内多山距贵阳市约200公里,11月15日最低气温6℃,当天夜里曾下毛毛雨。

5男孩垃圾箱死亡 流浪儿闷死是天灾还是人祸


    5名天使带着对人间的无尽遗憾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我们的心。在广袤的国土上,还有多少个正在流浪的孩子,还有多少正在遭受饥饿、寒冷、失学的无辜少年儿童,或许,这才是我们现在应该更多去关注的地方。

    在我们对政府、社会大肆疑问的时候,不要忘记了,孩子的父母到哪里去了?要是这些父母有良心、有责任感的话,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在寒冷的冬夜里结伴走到天堂。

    这究竟是一场天灾还是一场人祸,再去界定已无意义,只是希望孩子们忘记人间的伤痛,一路走好。

贵州流浪男童取暖致死实属人祸


    《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保护未成年人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责任,但从实际情况看,“共同责任”俨然变成了“共同缺失”,进而埋下了隐患。这中间,无论是父母未尽监护之责,或者是相关部门未履行职责,都表明全面贯彻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仍有漫长的路要走。

    《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以来,赢得公众广泛认同。但在实际运作中,仍然存在流浪人员不愿去救助站、救助站主动实施救助力度不够大,以及法规若干条款本身存在缺漏等问题。

    因为家庭、社会和有关部门未能及时出手,为他们生起温暖之火,这才掐灭了流浪男童生的希望。

云南流浪儿童“发现一个救助一个”


   云南省开展“云南省暨昆明市接送流浪儿童回家”专项行动,采取街面执法和机构救助相结合的方式救助保护流浪、乞讨未成年人。省内流出地救助机构充分运用跨省接护送机制,主动与流入地救助保护机构做好沟通协调,及时接回并妥善安置我省流浪在外的未成年人,没有拒收流浪未成年人的事件发生。

    发现正在进行乞讨、卖艺、非正常拦路、扰乱公共秩序等行为的流浪未成年人后,本着先救治后救助、先保护后帮助、儿童优先等原则,采取靠前问询、劝导劝助、批评教育、带离现场等保护性措施,将街面发现的流浪儿童带回救助管理机构或临时安置点安排食宿、检查身体、登记甄别,公安、医疗、妇联等部门会同救助管理机构分工协作,负责高效地完成每一位流浪儿童的情况处理。

    凡具备接受相关专业培训的智力条件、有较强意愿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目前正在街头流浪或正在救助中心受助,以及过去两年间有外出流浪经历或有流浪倾向的15~18周岁青少年,在乡镇推荐的基础上经筛选参加项目技能培训,掌握一技之长,获得岗位证书,最终自食其力、回归社会。

昆明尝试流浪儿童救助新模式 民间机构介入


    贵州毕节5名男孩殒命街头的惨剧,再次把“流浪儿童生存状态”这个考验社会管理能力的问题放在了公众面前。

    2011年8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流浪未成年人救助和保护工作的意见》,指出要“落实政府责任,加大政府投入,充分发挥基层组织作用”。但在人口流动快速的当今社会,这项工作似乎始终未能找到破题良策。

    其实,在云南,已经有人在探索新的流浪儿童救助模式。云南省家馨社区流浪儿童救助中心,这个西南唯一一家专注于流浪儿童和困境儿童综合救助的民间机构,一直在救助昆明街头的流浪孩子。

    与政府救助不同,“家馨”无权强制救助流浪儿童,只能劝导孩子们来救助中心;他们也不会直接将流浪儿童送回家,而是要经过一系列的心理辅导和教育。他们相信,要让孩子们回家,塑造内心的过程不可缺少。

    5名天使带着对人间的无尽遗憾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我们的心。这究竟是一场天灾还是一场人祸,现在我们去界定它或许已没有意义,但是,在广袤的国土上,还有多少个正在流浪的孩子,还有多少正在遭受饥饿、寒冷、失学的无辜少年儿童,或许,这才是政府、社会、我们现在应该更多去关注的地方。

 

   专题策划:赵鹏 徐婷       参考来源:人民日报、央视网、新京报、京华时报、新浪微博

   往期回顾: 昆港微话题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