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4探路勇士因公殉职续:乌雪线解封以告慰英灵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1-25 09:06:45进入社区来源:云南网

    20日的一场大雪,乌雪线路面结冰封闭,4天里,雪山乡的居民出行难、过年回乡的人们难回家。除冰困难,封路一度让许多村民意见很大,回乡的上百辆车被堵在凹那黑执勤点,人们的情绪在烦躁中积聚。就在赵永平和3位同事殉职的两天后,昨天下午3点,乌雪线终于抢通了,雪山乡1.3万多居民的出行有了保障,上百辆回乡的车如愿上路……星期天,雪山乡过年前最热闹的街天终于能如期举行,办年货、串亲戚,住在大山深处的人们再没有比“路路通”更如意的事。这也是赵永平、孙建华、李宗斌、蔡顺红最大的心愿。

     最后的叮嘱

    赵永平:你在家主持其他工作

    路面结冰,21日那天,“倘甸产业园区、轿子山旅游开发区”(以下简称“两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治学,刚刚带队去红土地一线巡视路况,这场大雪让山区出行变得困难,作为搭档,王治学和赵永平分了工,一个带队巡路,一个忙着队上事故处理、交通安全防控等业务。

    出事那天一早,赵永平和王治学一起走进了办公室。“你昨天跑了一天,今天我带队去乌雪线,你在家里主持其他工作,封了两天路,卡点上恼火了。”这是赵永平最后一次对王治学的叮嘱,上午9点,赵永平带着孙建华、李宗斌上了车。6个小时后,老槽子村附近就传来了翻车的噩耗。

    凶险的弯道

    侧滑的车轮没能把车带上坡顶

    封路后,许多回家的村民只能在附近村子暂住。一天、两天,人们的情绪在积聚、要出门的村民也不满。“怕有车强行冲卡上路,我们用旧电杆横在路上。”

    路上到底能不能走?转龙交警中队中队长孙建华心里也着急,他的中队只有两名交警和4名协警,全部人员守在封路卡点上已经2天了,不能随意放一辆车上路,一旦翻车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大队长赵永平和他一起上路巡查,还有“推丘办”的李宗斌,他们是老搭档了,每个月最少要跑一趟乌雪线。从乌蒙乡一路开车到雪山乡,在凹那黑执勤点,熟悉路况的专职交通协管员蔡顺红也被叫上了车,这次一定要把路上的冰再查一遍,最好能尽快通路。

    匆匆扒了口午饭,警车就疾驶在返回的路上,老槽子村附近的结冰弯道有多凶险,赵永平他们心里最清楚。那天巡路时,蔡顺红还专门步行去探路,可就在警车通过时,侧滑的车轮没能把车带上坡顶,也就是在那个不大的缺口,挡墙没能拦住滑落的警车。

      乌雪线解封

    “路,我们帮他们打通”

    23日晚9点,乌蒙乡公路所所长郑寿勇还没吃饭,他带着两辆2.8吨的挖掘机,刚从除冰现场回来,从21日开始,交警大队和乌蒙乡已经动员了沿线三家村、新棵达村上百位村民,连续3天上路除冰,融雪盐已经用去了2吨多,把清理的土堆放在道路临崖一侧,暂时作为护墙。

    “晚上气温低,白天融的雪又在路上冻成冰了,我们现在把路面融雪清理到路外,再在路上撒融雪盐,明天一早就不会再封冻了。”郑寿勇说,乌雪线最容易结冰的路段就是K17-K25公里,背阴面冰雪不化,路上冻结的冰层用铁铲都撬不动。

    “参与除冰的村民,白天都守在路上,晚上7点收工后才能回家煮饭,为了让道路尽快通车,大家都很苦。”郑寿勇的眼里,3场大雪,每次路面结冰都会见到赵永平、孙建华、李宗斌、蔡顺红他们几个人的身影,不管是路面保通、街天检查、路上有个大事小情,一天就能碰上几次面。昨天一早,郑寿勇又带着村民上路除冰了,赵永平他们确定的每一处结冰隐患点,他都会带人清除干净:“他们走了,精神还在,路我们帮他们打通它。”

    昨天下午3点,乌雪线解封了,郑寿勇和守在路上4天的村民们舒了口气,4位殉职同事的心愿了了,他们还会一直替他们坚守下去,只要不再下大雪,路就会一直通着。

     记者走访

    赵永平8岁的女儿直接走到民警面前问 “叔叔,我爸爸去哪了,我想见他”

    昨日,在靠近小菜园立交桥的一家酒店里,人们被悲伤的情绪包围着,数十名罹难者家属被安排在酒店里。记者步行至6楼,房间里突然跑出一名身着红色外衣的女孩,她就是赵永平8岁的孩子,小女孩走到负责接待的民警前问,“叔叔,我爸爸去哪了,我想见他!”

    弟弟追忆:哥哥6年没回家过春节

    房间里,赵永平的亲属围坐在一起,中间是他81岁的老父亲。由于事情太过突然,子女们都在不断劝说出院不久的老父亲,担心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记者了解,赵永平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姐姐在罗平县工作,弟弟在昆明自谋职业。父亲母亲在教育系统退休后,长时间居住在寻甸县。赵永平的工作地点在马村,平时带着妻子孩子住在单位宿舍。

    赵永平的弟弟赵永斌告诉记者,哥哥给他的最大印象就是忙,大家想见上一面都不容易。有时候就算见上了,相聚的时间也很短。最近6年,哥哥随着职务的调整,工作越来越忙,没有和家人度过一个春节。去年底,老父亲因为脑梗晕倒,转送到昆明市延安医院,在两个月的治疗中,赵永平只去了一次医院。赵永斌回忆,哥哥大约是晚上10点到昆明的,见面后向他们表示了歉意,说有个事情耽误了。在病床前,赵永斌发现哥哥的一只皮鞋捆满胶带纸。细问之下才知道,因为来的匆忙,赵永平的一只鞋子底掉了,时间紧来不及换,就用胶带纸裹起来。

    大约在病房呆了一个小时,赵永平说第二天早上还要上山,拿起外套就要走。

    赵永平的妻子没有工作,孩子8岁在上一年级,岳父岳母在嵩明,妻子的弟弟于2009年因为车祸离世,留下了一个没有工作的弟媳和半岁的孩子,赵永平可以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在医院过道上,赵永平拉着弟弟的手说,最近年底事情多,老父亲的事就拜托你了。赵永斌对这话并不陌生,因为哥哥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最终,兄弟俩约定今年春节约上老人回马街一起过。

    赵永斌的妻子任丽(化名)说,老人出院后就和他们到呈贡居住。1月22日,老人醒来后就开始念叨赵永平,说今年终于可以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任丽说,原本再过几天就是团圆的日子,谁曾想如今却是阴阳两隔。

编辑:张钊  责任编辑:徐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