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麻风康复村的守望者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3-14 09:18: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

麻风病志愿者梅子 记者文若愚/摄

楼下堆放着很多的鞋子及假肢,这些都是免费提供给麻风病人的

    “一只手指全部弯曲畸形的手掌伸到我面前,心里震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去拉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老人家没有看出我的迟疑,笑面如花,拉着我一同向前走。”

    梅子第一次与麻风病人近距离接触时,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以后再也不要来了”,她心里头是这样想的。

    可是她还是回来了,还成为了专业社工。8年时间里,她走过了云南的20多个麻风康复村,村里的老人家们将她当做孙女看,喜欢手拉着手和她闲话家常。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职业会与社工扯上关系。但正如出版了《台湾娘子上凉山:爱的长征——拥抱被麻风烙印的小孩》的张平宜女士所说:“所有故事的开始,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机缘。”

    “庆幸当年握住了那只手”

    梅子现在的身份是广东汉达康福协会的社工,主管云南麻风病康复村的社会心理康复项目。现在距离第一次接触麻风病康复者,已经有8年了。

    大二那年的寒假,她和几位年轻人,随着一辆牛车,举着电筒,踩着泥泞的山路走进了文山西畴的麻风病康复村。

    山里夜色如墨,他们被领进了一间屋子,旁边坐着眉毛已经掉落、脸部变形的麻风病人。“那种感觉,有点觉得他们‘面目全非’。”她死死地抱住行李,不敢放下。她和同学悄悄说好“不当逃兵,但以后不要再来了”。

    村子如同孤岛,麻风康复者几乎是这里唯一的主人,而他们是唯一的过客。邻村村民不得已要绕过这座孤岛时,也会不约而同地选择离它最远的一条路走。

    由于上世纪80年代之前,麻风病不能根治,犹如洪水猛兽,闻者莫不避之,所以,当时的麻风村是不能也不敢与正常的自然村有走动的。这种歧视一直绵延至今,在云南省的一百多个麻风康复村都被人为的隔绝与歧视,仍然有大量人“谈麻色变”。

    第二天,志愿者开始工作,梅子陪着一位老人家去割猪草,需要跨过一片梯田田埂。梅子伸出手去准备扶一把老人家,可老人家伸出了手的那一霎那,那是一只手指全部弯曲畸形的手,梅子心里一紧。看着老人家淳朴的笑容,不忍心拒绝,于是她惴惴不安地握住了那只手。

    那天晚上,她开始像强迫症一样不停地捋着自己的眉毛。因为麻风病的表现症状之一便是掉眉毛。直到之后几天里,一切体征正常,她终于安心。

    “庆幸当年握住了那只手,那种恐惧其实来源于无知。”梅子定定地说,像是对自己初遇麻风病康复者的一种总结,“康复者身上其实并不携带传染源。”

    之后的几天,她与同伴在村口修路,出乎所有人意料,这竟然引来了邻村的人——看见有几个年轻姑娘在挥着锄头修路,几位坐在山坡上的年轻男子吹起了口哨“喂,要帮忙吗?”梅子一群人抬头一看,应道“好啊”,他们就一溜烟地跑过来了。“那时村里很少来外人,突然来了一批年轻人,他们就自然很好奇。”梅子笑着说。

    外村人的光临,在几十年里,是破天荒头一回。

    之后的元宵节,她们试着向那几个男子发出邀请,请他们参加麻风康复者自己举办的晚会。但他们是否会过来,并没把握。可没想到的是,他们真的打着火把赶过来了。村里的老村长,激动得老泪纵横。

编辑:徐婷  责任编辑:徐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