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幼时的甜白酒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2-21 08:56:5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

    现在的人们有口福,哪天想吃甜白酒,只要到超市里转一趟就OK了,非常方便。若是再往后倒退个二三十年也不稀奇,因为那时候在昆明的大街小巷经常能遇到挑着甜白酒吆喝的外地人,只需花上几角钱便可一解馋痨,还能顺便跟人家多要点汤水。但要是退回到物质匮乏的年代,那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老昆明人家里普遍都有做甜白酒的习惯,条件好且又有“心肠”的一年做好几回也不奇怪,不过大多数人家基本上一年只做一次,时间差不多都“定”在年前十来天左右。因为那时做出来的甜白酒刚好能赶在过年用,可用来打发那些一天到晚都饿痨兮兮的小孩子,或者是招呼上门做客的亲朋好友。

    甜白酒做得讲究的会用瓦盆(亦即土盆)当容器,但如我母亲那样图方便省事拿了菜盆来替代的也不在少数。母亲工作忙,根本没有心思做甜白酒,以至于经常都做得不怎么成功(不是发霉就是半生不熟,常常不得不忍痛倒掉)。后来听她总结经验,总喜欢把“责任”归咎于当时家里没有瓦盆的身上。

    印象里原来住在西坝的二舅妈最喜欢也最会做甜白酒,每年要做七八次。她不仅有一套专门的工具(诸如瓦盆、专用毛巾麻袋布、压饼等),且做起甜白酒来也是得心应手,很有经验。她知道如何调节温度,甚至还能用鼻子精确地闻出甜白酒的生熟程度。我那时有事没事就喜欢往舅妈家里跑,想来大半是受了甜白酒的诱惑。

    生吃甜白酒是姐姐的最爱,而我则喜欢吃甜白酒煮鸡蛋。当然,要是再有两小砣红糖的话就更合口味了,感觉跟吃肉似的特别“板扎”。只可惜这些都已然成了记忆中的味道,现在的舌头已然没有那阵“敏感”了,不论甜白酒怎么变着花样的做,也吃不出当年那种甜美的滋味了。(沙京霖)

编辑:李红鸾  责任编辑:李红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