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云南乡村面塑艺术传承人梁俊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11-08 16:14:50进入社区来源:新华社

    “每一件作品里都投入深深的感情”

    ——记云南乡村面塑艺术传承人梁俊丽

    新华社昆明11月8日专电 桌上、床上站立着樵夫、渔民和侍女;百年前的老昆明门庭若市,绣荷包的大妈头戴蓝帕,补鞋的老头操起剪刀……小小的面人自成世界,观者几乎能感受他们的呼吸,听见他们的心跳。39岁的梁俊丽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工作间和博物馆,她为所有的人物投入心血,注入感情。她说:“云南面塑很伟大。但再不重视,就快没了。”

    梁俊丽的家位于云南嵩明县县城,她五六岁时就爱上了面塑,那时候爷爷能用白花花的面团捏出虎兔犬马、侍女秀才,可惜,当年爷爷仅在春节才和一次面,才教她捏一回,她很不满足,“眼巴巴就等着过年呢!”初中毕业,她学不上了,庄稼不伺候了,也不进城打工,挑起担子就跑江湖,天天和面、捏面人,“天天在做你最喜欢做的事,你说你有多幸福!”

    梁俊丽自己琢磨,也四处求教,面塑技艺突飞猛进,生存似乎不成问题――常年在天津、河北一带走街串巷,每天卖一百来块就非常满足;也跑了云南不少地方,罕逢对手。后来在天津偶遇某江苏高人指点了一套《西游记》人物,豁然开朗,从此什么人物什么题材都难不住她。

    2000年以后,跑江湖越来越难,物价上涨,唯独面人没法涨价,贵了就没人买,生活渐渐成了问题。“早先还能碰到些同行。后来生存太难了,很多人都改了行。”2005年,梁俊丽就在嵩明县城租了一间小铺面教人手艺,一时间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后来又赶上拆迁,她只能回家,利用前后两间房捏面人、教学生。

    能坚持到现在殊为不易,每个月挣个一两千已经很好。“日子能过下去就成。”很多人对面塑有误解,认为发源北方,津京沪才是重镇,其实不然,三国时期诸葛亮以面塑“牺牲”代替真人,开创了面塑历史,云南是三国古战场之一,面塑兴盛一时,且自成风格;如果说北方面塑更细腻婉约,云南面塑则粗犷沉重。梁俊丽打算把云南面塑发扬光大,云南面塑因此面临如何定位与发展的重大命题,她的心得是,尽可能为作品注入灵魂与情感,让人物的心境由内而发。她随手拿起一个小小的侍女,薄薄的长裙飘然欲飞,沉静的面容背后似乎满怀深深的喜悦之情与难以自抑的满足,“我希望我的作品有精气神,有内在的价值。”梁俊丽说。

    梁俊丽和她的作品近年来引起昆明市、云南省文化部门的高度重视,开始参加各种各样的节庆和展会。购买她作品的市民经常排起长龙,她也拿了不少大奖,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来家里学艺,可她总觉得这门手艺的前途很不乐观:“这门手艺很难养活自己,它在嵩明、昆明和整个云南都没形成产业。难道干这个的人又得像我过去一样挑着担子满世界跑?”

    梁俊丽如今只是县一级非遗传承人,眼下最大的心愿是赶紧申报市级和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她早想好了,如果申报成功,她要把自家的小院落改建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既有展示平台,也有授艺空间,吸引更多的孩子来学习这门行将绝迹的手艺。

    “匠人?不,我觉得我是艺术家。我在每一件作品里都投入了深深的感情。”这个穿着朴素、装扮与村妇无异的手艺人透露自己的“野心”――把云南面塑做到极致,名扬全国乃至全世界,为此她在思索将传统技艺与现代时尚元素结合,捏出更有市场的作品。“现在不是大产业不代表将来不是,现在来学的娃娃不多不代表将来也少。我相信,只要越来越多的人重视了,喜欢了,云南面塑就有了不起的未来。”梁俊丽说。(新华社记者 陈鹏)

编辑:胡光耀  责任编辑:胡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