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9个机场7家亏损 政府出文强迫单位包机出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1-21 16:44:00进入社区来源:光明日报

    我国现运营的近180座机场中,70%亏损,江苏13个省辖市9座机场有7个“吃不饱”。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江苏不少地市规定所属各部门、各单位每年包机出行的次数,甚至出台文件强迫下属单位包机出国出境考察,为机场“输血”。

    江苏9个机场,7个亏损

    今年5月,随着扬州泰州机场的开通,江苏13个省辖市密布了9个民用机场,然而,火热的建设浪潮却难掩机场运营之萧条。在江苏9个机场中,除南京禄口机场和无锡硕放机场外,其余7家均亏损,有的甚至苟延残喘,沦落为当地的沉重负担。其中,2012年常州奔牛机场旅客吞吐量为108万人次,离饱和量500万人次相差甚远;盐城机场吞吐量为31万人次,大部分来源于行业和单位包机。

    为何占比近八成的机场全部处于亏损状态?原因有两个:

    其一,地方政府盲目跟风修建机场,导致供需严重失调。江苏省政协委员余成安指出,供大于求是导致机场生意惨淡的罪魁祸首,在江苏,机场密度高达每万平方公里0.9个,这意味着全省所有县级城市、人口10万以上的城镇,1个半小时车程内可到达多个机场。并且,为抢夺航线航班,小机场不惜额外向航空公司及相关单位支付补贴费用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这无形中抬高了运营成本,对于机场无疑是雪上加霜。

    其二,大型机场搞垄断,中小机场很难“吃饱”。江苏9个机场中,除南京禄口机场,其余8个均属中小机场。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在大型机场长期垄断客源、航线的情况下,中小机场本来就不多的客源极有可能外流至周边大型机场。比如,无锡硕放机场和常州奔牛机场每天直飞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的航班约五六个,但毗邻的上海虹桥机场在这些航线上的运力一天可达40多班,而且上海虹桥机场引入了多家知名航空公司,靠低票价吸引客流的现象屡见不鲜,如此一来,中小机场实在难与大型机场共分一杯羹。

    机场建一个亏一个,为什么政府还是热衷于投入大量资金建机场?归根到底,是政绩工程在作祟。采访中,各地政府都将机场、码头作为炫耀的资本,作为招商引资的城市名片,盐城市放着优美的沿海滩涂风光和自然生态不炫耀,却要炫耀建了十多年、年年亏损的机场,实在令人费解。

    政府公费买客源,伤了谁?

    记者发现,盐城南洋机场开通了盐城至我国台湾、盐城至韩国首尔的两条航线,这是南洋机场航距最远、票价最高的两条航线,令人惊讶的是,这两条航线自开通以来,大部分客源靠公务包机来“喂”。为达到“输血”目的,盐城各单位规定,到台湾、韩国考察,必须要经过盐城南洋机场,否则机票不予报销,这就导致了好多单位舍近求远。

    “说是考察,其实就是公费旅游。”盐城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高管朱某直言,他去年一年两次被邀请去台湾考察,事实上没办成一件公事。据朱某介绍,盐城每个机关单位都会定期组织员工包机出行,各单位轮流飞往台湾、首尔,造成了南洋机场飞往台湾和首尔航线月月红火的假象。

    无独有偶,为扶持扬州泰州机场,扬州市政府和泰州市政府各自发文,鼓励机关工作人员出行乘飞机,且首选扬州泰州机场。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江苏9个机场近270条航线中,超过20%的航线是由政府公务消费为机场填补客源。

    “前些年,不少地方政府将建机场作为政绩,如今机场亏损、航班亏损,成为地方发展的包袱。面对困境,政府包机未必是一服良药,很可能使包袱更加沉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国仁如是说。

    包机出行,谁最痛?

    事实上,政府以各种名义的包机出行,对机场的贡献力只是杯水车薪,然而,这看似小额的隐性支出,却深深刺痛了纳税人的心。

    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与行政学院副院长刘小冰教授认为,官员用纳税人的钱吃喝玩乐形成了“腐败消费结构”,这种消费结构完全背离了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思想,而变成“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腐败态势,并且与中央要求改进工作作风的八项规定更是格格不入、背道而驰。“这样的行为刺痛了每一个纳税人的心。”

    有人质疑,花纳税人的钱难道就可以这样随意?《江苏省省级机关差旅费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出差人员乘坐飞机要从严控制,出差路途较远或出差任务紧急的,经单位领导批准方可乘坐飞机。未按规定乘坐交通工具的,超支部分自理。

    对于政府通过公务消费给机场定向输血的行为,淮阴工学院党委副书记江应中教授说:“政府的权力是有边界的,必须尊重权力,切不可越界。像盐城、扬州、泰州这样通过政府发文的方式要求对机场定向输血,恰恰是‘出轨’行为。政府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正常运行,必然导致公务人员在出差时,机票再贵也要坐的怪现象,这不但增加了公务消费支出,而且造成机场服务价格居高不下,这对其他乘机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包来的飞机光艳的是政府的“面子”,苦的是纳税人的“里子”。其实,无论是从税收的角度还是市场的角度来看,最终为政府包机“埋单”的是每一个普通老百姓,政府部门用权力为机场“揽生意”,得到了面子,却丢掉了民心。(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报通讯员 韩灵丽)

编辑:朱仁严  责任编辑:朱仁严